黑胶市场好到“内卷”独立音乐人被迫另谋出路

  网络红人刘禹宁2018年艺考成绩曝光“家有好故事”征文大赛启动,据媒体报道,过去半年来,全球黑胶唱片生产和发货出现了普遍的拖期现象,短则半年,长则9个月以上。甚至有唱片店反映说,黑胶工厂已经跟他们打了招呼,他们今年预定的黑胶,2022年内都未必能生产出来。

  一些愤怒的唱片店店主和歌迷将此归咎于大明星们的“抢食”,但业内人士分析,黑胶市场存在的问题,要远比表面上看起来的复杂得多。

  不管怎么样,从各方反馈看,这次的黑胶短缺危机,短期内没有解决的好办法,不少原本指着黑胶复兴过活的独立音乐人也因此开始另谋出路了。

  今年是Nirvana经典专辑《Nevermind》发行30周年,为此,环球音乐在9月宣布将会发行一套《Nevermind》的“30周年纪念套装”,内含8张黑胶。

  但是,环球音乐同时表示,由于受到全球黑胶短缺的影响,预计到货时间将会在2022年5月之后,也就是说预定的歌迷需要等8个月时间之久。

  当下的黑胶发行,一般采用预定的模式,从预定到发货,通常需要2-6个月时间。

  2017年,Lorde专辑《Melodrama》发布双碟黑胶套装,12月18日预定,4月6日起发货;2019年,滚石乐队发行《Let It Bleed》50周年限量纪念套装(内含黑胶和CD),9月初预定,11月1日起发货;2020年,田馥甄专辑《无人知晓》,8月17日预定,10月30日起发货。

  工艺复杂的一点的黑胶产品,时间会稍微久一点。比如周杰伦去年发行的内含14张黑胶的“收藏箱”,6月30日预定,11月6日起开始陆续发货,有一些网友称12月才收到,不过,也不超过半年。

  对于消费者来说,订购一套黑胶要等八个月时间,时间确实有点长,然而,这已经成为了黑胶市场的新常态。综合多家媒体的消息,不少独立厂牌被告知,如果现在下单生产黑胶,明年8月之后才有可能到货。

  今年10月,独立厂牌Kniteforce Revolution主理人称,未来半年内他的厂牌都无法发行新的黑胶唱片,因为黑胶工厂方面告诉他至少今年内已不可能安排生产,为此他原定发行的60种黑胶产品,要么取消,要么改变发行方式。

  另一家独立厂牌Joyful Noise,采用会员制,每个会员每年支付200美元,便可收到厂牌推出的特别版黑胶唱片,如今由于黑胶生产拖期,Joyful Noise无法安排2022年的发行计划。

  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情况?一些人把矛头对准了大歌星们,比如阿黛尔(Adele)。

  11月3日,《综艺》的一篇报道引爆了欧美乐坛,报道中称,索尼音乐为阿黛尔(Adele)新专辑《30》下了超过50万张的黑胶订单,并要求黑胶工厂必须保证阿黛尔新专辑的按期交货。

  有媒体直接把“黑胶短缺”归罪于阿黛尔。音乐网站Consequence发文称:“近期发生的大面积黑胶生产拖期,主要是阿黛尔的错。”一些小唱片店甚至还宣布抵制阿黛尔的新专辑。

  业内人士认为,“黑胶短缺”的根本原因是产能无法满足需求。据Billboard的分析,目前全球黑胶工厂一年的产量是1.6亿张黑胶唱片,但市场的实际需求两倍于此,生产能力远远无法满足需求。

  今年上半年,全球黑胶市场销售激增。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美国黑胶销售收入增长了94%(RIAA),销量增长了108%(MRC)。独立厂牌Thirty Tigers的负责人称,2019年,该厂牌订制的黑胶唱片是29.5万张,今年预计将订制80万张。

  与此同时,受新冠疫情的影响,不少黑胶工厂停工,导致生产无法正常进行。阿黛尔在一次采访中提到,因为很多工厂停工,导致她需要六个月才能拿到新专辑。

  另外,黑胶唱片的原料是PVC(聚氯乙烯),自2019年起,PVC就开始出现了短缺的现象,疫情期间生产和运输的不畅,让PVC供应更加吃紧,也因此影响了黑胶唱片的生产。

  不过,主流歌手们扎堆发行黑胶,也确实加剧了黑胶生产的压力。艾德·希兰(Ed Sheeran)在一次访谈中称,他必须抢时间发专辑,因为今年下半年要发黑胶唱片的歌手太多了。

  从10月15日到11月19日,这一个月时间内,酷玩乐队、艾德·希兰、ABBA、埃尔顿·约翰(Elton John)、泰勒·斯威夫特和阿黛尔先后发片。

  而且,往年很多主流歌手的黑胶唱片都是在专辑其他版本发布之后才开始预定,比如泰勒·斯威夫特去年的专辑《evermore》黑胶版比数字版晚四个月发布,但今年不少歌手选择随新专辑同时发布黑胶唱片。

  ABBA的新专辑《Voyage》9月2日开始接受预定,11月5日黑胶唱片上市,歌迷只需要等两个月;阿黛尔新专辑《30》10月13日公布消息,11月19日发行,黑胶唱片同时上市,歌迷只等了一个月。

  对此,负责阿黛尔新专辑母版刻纹的音响师瑞恩·史密斯(Ryan Smith)接受采访称,为了保证阿黛尔新专辑《30》能按期上市,他刻了超过20套母版,(lacquer,用于批量压制黑胶唱片),可供多家黑胶厂同时生产。

  根据阿黛尔自己的说法,她的新专辑应该也是提前多个月就开始排队生产,不过,在黑胶生产普遍出现拖期的当下,主流歌手的黑胶唱片却能如期到货,引起非议也就不可避免了。

  乐队Against Me!的主唱劳拉·简·格蕾丝(Laura Jane Grace)在社交账号上“友情提示”:“如果你在一支乐队而且未来三个月内完不成唱片,就别想在2023年前见到黑胶。”

  在1980年代中期,CD逐渐开始普及之后,黑胶唱片没落,21世纪伊始,黑胶生产线也纷纷停产。

  尽管近年来,不少黑胶工厂重新开张,全球各地也不断有新工厂落成,但黑胶唱片的生产技术并没有太大的发展,产能并没有多大的提高,反倒是,过去四年来,黑胶唱片的交货时间从8周延长到了22周。

  一位黑胶工厂的老板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虽然自己的工厂已经把生产线条,但仍然无法满足生产需要,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黑胶生产工艺较老旧,他都找不到合适的技术工人。

  与此同时,唱片公司、零售商和消费者对于黑胶材质的要求越来越多元化,同一张专辑出不同版本黑胶,不同版本要求不同材质,连零售商都要求独家材质,但目前的黑胶生产工艺难以应付。

  在《综艺》的报道中,一位黑胶工厂经营者提到,他们现在生产的黑胶唱片,50%是彩胶,但是,对颜色要求越多,生产效率就越低。以至于,他们不得不对唱片公司说,要么改颜色,要么等明年。

  有业内人士称,解决“黑胶短缺”的问题,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投资开办新的黑胶工厂,并改进生产技术。

  面对“黑胶短缺”,拥有黑胶工厂的摇滚歌手杰克·怀特(Jack White)和他的合伙人本·布莱克维尔(Ben Blackwell)比较乐观。布莱克维尔说,看到那么多主流艺人把年轻人带入黑胶市场,正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

  两人合资创办的第三人唱片(Third Man Records),2017年开设自己的黑胶生产线,多次改进了生产工艺。在黑胶短缺期间,第三人唱片开放自己的生产车间,让音乐人直接生产黑胶。

  第三人唱片的黑胶生产线月,一家叫Press On Vinyl的黑胶工厂在英国米德尔斯布勒开业,据工厂负责人介绍,他们采用了新技术,可以降低能耗,提高质量和产量。该厂第一批产品今年11月出厂,预计明年春天月产量能提高到10万张。“我们的目标就是帮独立厂牌和独立音乐人解决黑胶生产的问题。”

  一位黑胶工厂经营者说,就算现在新开一个工厂,也马上会被大唱片公司包圆,因为当下主流歌手们的黑胶唱片需求量太大了。

  近年来,黑胶市场不断升温,乐迷对于黑胶唱片的强烈需求让黑胶成为小厂牌和独立音乐人赖以维生的重要收入来源,尤其是在疫情期间,由于无法巡演,黑胶唱片对于音乐人来说,显得更加重要。

  以英国著名古典小提琴家塔斯敏·利特尔(Tasmin Little)为例,2020年上半年,她的作品在Spotify上总播放量大约超过了350万,但却只拿到

  (约合108.12人民币)的收入。而这12.34英镑收入,卖几张黑胶就能够赚到,而且,黑胶无论需求还是销售利润要高于其他实体产品,所以,音乐人们更愿意发行黑胶唱片。

  (Cassandra Jenkins)的唱作歌手,名气不大,她的黑胶专辑最初只订做了300张,但最后加印到7000张。

  (Alan Cross)在自己的博客上爆料,在黑胶唱片生产中小艺人和小厂牌为大艺人和大厂牌让路是常见的事情。无论如何,“黑胶短缺”短期内难以缓解,而小厂牌和独立音乐人又不可能长久等下去,所以必须另想办法,比如订制更多

  尽管磁带也在复兴中,但消费量仍然很小,CD销量则仍然在下滑中,但对于独立厂牌来说,没有更多选择了,至少先保证巡演的时候有东西可卖。

  另有一些独立音乐人开始开发新的实体产品。比如Pitchfork的一篇报道提到,二人乐队Damon & Naomi为新专辑制作了一本实体书用来代替黑胶,并称之为“

  一位独立厂牌主理人认为,在这个时代,数字经济才是音乐收入的主流,音乐人需要想办法提高数字收入,实体唱片更多是一种“周边产品”。问题是,流媒体平台是否能为小艺人创造更公平的收入模式。

  流媒体目前主要是按流量占比来分配,这对于独立音乐人来说不太公平。不过,继SoundCloud和Deezer之后,Tidal也宣布将推行用户导向的收入分配模式,用户听谁的歌多,就把收入分给谁。流媒体收入分配模式的改变,未来或许能给独立音乐人们带来更多的数字收入,让他们不至于过于依赖实体销售。

  瑞恩·史密斯说,十年前,他刚开始从事黑胶母版刻纹的时候,黑胶还是一个很小众的市场,如今年轻人们都在追捧黑胶。只是,在实体唱片市场垮塌多年之后,音乐行业如今需要面对如何重构实体唱片供应链的问题。